• <bdo id="w4yyy"><center id="w4yyy"></center></bdo>
  • 力命

    網址 : www.healthyguideplus.com 時間 : :2013-09-22 整理 : 古詩文網
     【原文】
      力謂命曰:“若之功奚若我哉?”命曰:“汝奚功于物而欲比朕?”力曰:“壽夭、窮達、貴賤、貧富,我力之所能也。”命曰:“彭祖之智不出堯舜之上,而壽八百;顏淵之才不出眾人之下,而壽四八①。仲尼之德不出諸侯之下,而困于陳蔡②;殷紂之行不出三仁之上③,而居君位。季札無爵于吳④,田恒專有齊國⑤。夷齊餓于首陽⑥,季氏富于展禽⑦。若是汝力之所能,奈何壽彼而夭此,窮圣而達逆,賤賢而貴愚,貧善而富惡邪?”力曰:“若如若言,我固無功于物,而物若此邪,此則若之所制邪?”命曰:“既謂之命,奈何有制之者邪?朕直而推之,曲而任之。自壽自夭,自窮自達,自貴自賤,自富自貧,朕豈能識之哉?朕豈能識之哉?”
      【注釋】
     ?、偎陌?mdash;—北宋本、世德堂本作“十八”。顏淵為孔子弟子,年壽古傳不一,但都說壽命較短。
     ?、谥倌崂в陉惒?mdash;—事見《史記·孔子世家》。
     ?、廴?mdash;—三位仁人,指殷紂王時的大臣微子、箕子和比干。微子名啟,紂王的同母兄,《孟子·告子》則說是紂王的叔父?;?,紂王的叔父,因進諫不聽,佯狂為奴。比干,紂王的叔父,因進諫被紂王挖心而死?!墩撜Z·微子篇》云:“微子去之,箕子為之奴,比干諫而死??鬃釉唬阂笥腥恃?。”
     ?、芗驹?mdash;—春秋時吳王壽夢的少子,十分賢能,欲立為太子,不受,封于延陵,號延陵季子,深得各國賢者尊敬。
     ?、萏锖?mdash;—即陳成子。春秋時齊國的大臣。陳釐公之子,名恒,一作常。公元前 481 年殺死齊簡公,立齊平公,自任相國,盡殺公族中的強者,擴大封邑,專權于齊國?!墩撜Z·憲問》:“陳成子弒簡公??鬃鱼逶《?,告于哀公曰:陳恒弒其君,請討之。”
     ?、抟凝R餓于首陽——夷齊,伯夷和叔齊。伯夷為商末孤竹國國君的長子,姓墨胎氏。孤竹君初以次于叔齊為繼承人。孤竹君死后,叔齊讓兄,兄伯夷不受,兩人均離棄本國,武王滅商后又逃避到首陽山,誓不食周粟,終于餓死于首陽??鬃诱f:伯夷、叔齊,“古之賢人也。”
     ?、呒臼细挥谡骨?mdash;—季氏,即季孫氏,春秋、戰國時魯國掌握政權的貴族,魯桓公少子的后裔。從季文子(季友之孫)起,季武子(文子之子)、季平子(武子之孫)、季桓子(平子之子)、季康子(桓子庶子)等相繼執政?!墩撜Z·先進》:“季氏富于周公,而求也為之聚斂而附益之。子曰:非吾徒也,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。”展禽,即柳下惠,本名獲,又名季,字禽,魯國賢者?!墩撜Z·微子》載孔子曰:“柳下惠,少連,降志辱身矣,言中倫,行中慮,其斯而已矣。”又《衛靈公》載孔子曰:“臧文仲其竊位者與!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。”
      【譯文】
      力量對命運說:“你的功勞怎么能和我相比呢?”命運說:“你對事物有什么功勞而要和我相比?”力量說:“長壽與早夭,窮困與顯達,尊重與下賤,貧苦與富裕,都是我的力量所能做到的。”命運說:“彭祖的智慧不在堯之上,而活到了八百歲;顏淵的才能不在一般人之下,而活到了四十八歲。仲尼的仁德不在各國諸侯之下,而被圍困在陳國與蔡國之間;殷紂王的
      行為不在微子、箕子、比干之上,卻位為天子。季札在吳國沒有官爵,田恒卻在齊國專權。伯夷和叔齊在首陽山挨餓,季氏卻比柳下惠富有得多。如果是你的力量所能做到的,為什么要使壞人長壽而使好人早夭,使圣人窮困而使賊人顯達,使賢人低賤而使愚人尊貴,使善人貧苦而使惡人富有呢?”力量說:“如果像你所說的那樣,我原來對事物沒有功勞,而事物的實際狀況如此,這難道是你控制的結果嗎?”命運說:“既然叫做命運,為什么要有控制的人呢?我只不過是對順利的事情推動一下,對曲折的事情聽之任之罷了。一切人和事物都是自己長春自己早夭,自己窮困自己顯達,自己尊貴自己低賤,自己富有自己貧苦,我怎么能知道呢?我怎么能知道呢?”
      【原文】
      北宮子謂西門子曰:“朕與子并世也,而人子達①;并族也,而人子敬;并貌也,而入子愛;并言也,而人子庸②;并行也,而人子誠;并仕也,而人子貴;并農也,而人子富;并商也,而人子利。朕衣則裋褐③,食則粢糲④,居則蓬室⑤,出則徒行。子衣則文錦,食則梁肉⑥,居則連■⑦,出則結駟⑧。在家熙然有棄朕之心⑨,在朝諤然有敖朕之色⑩。請謁不及相,遨游不同行,固有年矣。子自以德過朕邪?”西門子曰:“予無以知其實。汝造事而窮,予造事而達,此厚薄之驗歟?而皆謂與予并,汝之顏厚矣。”北宮子無以應,自失而歸。中途遇東郭先生,先生曰:“汝奚往而反,■■而步■,有深愧之色邪?”北宮子言其狀。東郭先生曰:“吾將舍汝之愧■,與汝更之西門氏而問之。”曰:“汝奚辱北宮子之深乎?固且言之■。”西門子曰:“北宮子言世族、年貌、言行與予并,而賤貴、貧富與予異。予語之曰:予無以知其實。汝造事而窮,予造事而達,此將厚薄之驗歟?而皆謂與予并,汝之顏厚矣。”東郭先生曰:“汝之言厚薄不過言才德之差,吾之言厚薄異于是矣。夫北宮子厚于德,薄于命,汝厚于命,薄于德。汝之達,非智得也;北宮子之窮,非愚失也。皆天也,非人也。而汝以命厚自矜,北宮子以德厚自愧,皆不識夫固然之理矣■。”西門子曰:

    喜歡此文的還喜歡。。

    本文標簽:力命
    相關閱讀
   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AV无码,日本按摩无码中文A片,同时被n多男人玩弄小说小柔
  • <bdo id="w4yyy"><center id="w4yyy"></center></bdo>